虎扑05月09日讯 一位参与了上周老特拉福德示威游行的球迷在每日邮报上发声,严正控诉现场的警察。

(以下为第一人称的控诉信)

我今年63岁,上周末在老特拉福德参加抗议活动,而在试图保护他人时被警察用警棍打得青一块紫一块。

这会让我放弃反对格雷泽家族的念头吗?完全不会,我会回来的,如果我们能让利物浦的比赛以任何方式被搅乱或再次推迟,我会认为这是一个好结果。

自从1967年我第一次和我爸爸去观赛开始,我就一直支持曼联。现在曼联的这些老板都是贪得无厌的人,他们把一切都拿走,却什么也不给曼联。他们正在威胁着俱乐部的遗产,以及从马特-巴斯比爵士时代起就与几代工人阶级支持者的关系。

作为MUST和曼联的股东,我不认为格雷泽家族星期五发表的声明真正缓和了局势。15年来我一直在反对他们,并将继续下去。上周日我们的行动产生了重大影响,从那以后,越来越多的人表示他们将参加任何未来的活动。

让我们说回我被殴打的事情,我和我的儿子以及一群朋友来到老特拉福德,在北看台外的栏杆上挂上了“支持曼联讨厌格雷泽”的横幅,并且加入了抗议活动。当我们听说有人闯入场内的时候,我们不敢相信,但我们认为这太棒了。

一开始并没有很多警察,但由于某种原因,比赛被取消后,场面就不再平静了—当时人们已经开始离去,而这正是他们所希望的。

我不知道警察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严酷,几个朋友靠近人群最密集的地方,那里似乎有警察在保护一个入口。他们说,警察将人群推回警戒线外之前,向他们喷洒了胡椒喷雾。

我不知道是为了阻止人们对着附近的墙壁撒尿,还是他们听说他们的一个同事在劳瑞酒店受伤了,但突然之间双方之间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咄咄逼人。

当我们听到新的骚动声时,我们正在去取横幅的路上,所以我们从超级商店走下斜坡,那里已经聚集了一群人。我们看到瓶子和啤酒罐散落在地板上,警察用警棍殴打人们。其中一名警官几乎是吐着口水,并向球迷做手势,试图刺激他们。

令我沮丧的是,大多数球迷都是普通人,而不是惹麻烦的人。我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抱着双臂被警察打倒了,我去扶他起来,然后在20秒内被两个不同的警察击中7次,其中一个正用警棍指着我的儿子。

因为肾上腺素的缘故,一切发生得太快了,直到我回到家看到那些伤痕我才意识到自己被打了多少次。我的胳膊、腿上、肩膀上都有严重的淤青。没有人会宽恕球迷对警察的暴力行为,这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宣传,但像我这样的球迷也是受害者。

我将继续参加下次抗议,尽我所能去阻挠主教练或者在球队酒店外制造混乱,当然我们会避免再出现任何受伤的情况。可能无法再闯入球场了,因为安保措施会空前强大,我怀疑他们不太可能再入住洛瑞酒店,他们会去其他地方,但人们会发现并试图阻止球队的。

曼联原定在周二主场迎战莱斯特城,但我认为重新安排的周四对利物浦的比赛是更有可能的目标。很难像上周日那样成功,但如果抗议活动被组织起来,将会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愿意尽一份力。一些人在上周日的比赛被推迟后选择退出,但另一些人在听到宣传之后热衷于加入。

毫无疑问,我会回归的,这些殴打的行为并没有让我无法进食、说话或者走路,当然也阻止不了我抗议。就像任何有很多人参加的示威活动一样,只有一小部分人喝了酒,年轻的孩子被激烈的氛围感染,但大多数人不是暴徒或类似的人。

(编辑:姚凡)